• 辦公信息登陸 | 圖書館 | 機構導航 | 校務服務平台 | 個人門戶 | ENGLISH 
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校園動態 > 正文
衛生所圓滿完成新生軍訓醫療保障工作

  • 發布單位:後勤管理辦公室
  • 發布時間:2020-10-06
  • 字體大小:  

9月30日上午,東莞理工學院2020級新生軍訓圓滿落下帷幕,衛生所順利完成軍訓醫療服務保障工作。

undefined

每年的新生軍訓都是衛生所必經的重大考驗,而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增添了考驗的難度,醫務人員除了做好新生軍訓醫療保健工作和做好日常診療工作外,還要仔細做好分診、觀察區巡檢、特殊病例隨訪和追蹤等工作。

爲了做好軍訓醫療保障,衛生所服務工作從清晨6:30開啓,開診至21:00(莞城校區至22:00),開診結束後還要由專人負責應對突發情況。

根據分工安排,兩校區衛生所、軍訓疫情防控值班點、健康觀察區、分診區共8個點,都必須安排醫務人員負責相關工作,但是兩校區約2萬名學生僅有7名醫生,6名護士,2名收銀員。

關于排班,莞城校區鄭幸光醫生說道:“莞城校區只有5個醫務人員,可以說無法排班,只能大家相互配合,互幫互助,一起填補空缺。”

undefined

【莞城校區】

在莞城校區,由于人員緊缺,每個班次連續7小時,十分疲勞。由于繁忙,晚班的醫生會早到,早班的醫生會晚走,主動共度“忙”關,萬醫生說道:“有時候下午3點上班的醫生,上午吃完飯就過來幫忙了,我們不可能准時下班的,有學生在我們就一定不能走,經常中午看完學生又要上班了,有一些醫生護士上班時間甚至是連續從早上6:30到晚上10:00。”

在人手難以調配情況下,必須連續加班並且連月不排休才能勉強完成工作任務,但工作過程中,現實比預料還要艱難。

undefined

葉美歡是一名退休返聘的護士,軍訓期間,她因腸胃不適,需要入院做手術,入院當天早上葉護士辦完入院手續,堅持又回到崗位繼續上班,第二天進行手術,手術是全身麻醉的,但手術後第二天葉護士又執意返崗上班了。負責收銀和衛生清潔的梁裕梅老師說道:“讓她多休息一天也不肯,軍訓太忙了,誰都不想休息太久,休息一天半天,他們會覺得很不好意思。”

undefined

黃吉堂是一名退休返聘的主任,因腰部扭傷,需要躺下放松腰部,無法給新生上教育課,更無法看診,在家休息兩天後,堅持讓家人開車把他送到學校,綁著腰帶上班。給學生看診時,約隔兩個小時做一次理療,但他堅持到崗。值夜班時,爲了及時處理學生突發情況,他直接睡在校醫室。梁裕梅說道:“萬醫生、鄭醫生經常會提前來上班,讓黃醫生先休息一會,黃醫生休息半小時又出來坐診了。”

undefined

爲了方便學生,衛生所委托宿管把“溫馨提示”發到每個宿舍,這份溫馨提示有每一名醫生的電話。鄭醫生說:“盡我們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完成,最起碼學生有事可以找到我們,宿管也很負責地幫助我們發放,每棟宿舍樓下也貼了溫馨提示。”

白天的超負荷工作,搭配著夜裏隨時響起的電話鈴響,醫生的睡眠難以保證,夜裏醒來後也難以再入睡,但白天的工作不允許有半點馬虎,更不能瞌睡。

undefined

 

鄭幸光是莞城校區唯一一名非退休返聘的年輕醫生,也是莞城校區的負責人,白天和黑夜都見證了他的擔當和奉獻,他相對年輕,總是主動多擔當一些。鄭醫生住在校內,大部分“夜班”由他負責,有一天夜裏,他用電動車把學生送到到醫院做檢查,陪同做完檢查已經三四點了,早上六點半繼續回到崗位開始這一天的工作。

9月27日凌晨,一名学生因胃痛打电话给郑医生,梁裕梅说道:“本来那天夜里是黄医生值班,但郑医生不想吵醒黄医生,便起身来到诊室给学生指引和开药,但黄医生还是醒了,最后两人一起处理。”随后学生吃药后还观察了一个小时, 往返间,这一夜又过去两个小时了。“郑医生从来不抱怨也不多说,静静把一项项工作完成。”万医生说道。

他們的報酬並不會因爲工作量的翻倍而有所增加,但是他們毫無怨言。萬醫生已經在校醫室工作了30年(學校籌建時入職),從青春到年老,這份工作已高于工作,沈澱的是難以割舍的校園情懷和同事們深厚的感情,更是一份紮根內心的責任與擔當,“校醫緊缺,如果我們都退休了,剩下的人怎麽辦?”梁裕梅也表示:“我覺得忙也很好,能爲更多學生服務,每天結束後會很累,但很開心很滿意。”

【松山湖校區】

在松山湖校區,共4名醫生,4名護士,1名收費員(衛生清潔等)。松山湖校區學生較多,爲做好醫療保障,除去夜班及軍訓點,衛生所裏留有兩名醫生兩名護士坐診,前來就診的學生絡繹不絕。柳醫生告訴記者:“四個人裏,一個去巡診、一個在分診、一個在藥房、一個在看病,四個人‘歪’都不能‘歪’。

考慮到中午有學生前來看診,衛生所堅持中午開診,陳醫生說:“中午要保證有醫務人員,方便學生看診,新生來了要多照顧學生感受”,遇到突發情況,需要協調並到現場處理,“住在隔離觀察區的同學,他們住進新環境,會想家,我們也要盡可能給予更多的關心”。

陳醫生則說道:“護士經常沒有時間喝水,當其中一名護士去了巡檢,另一名護士要來回兼顧起測溫、報價、取藥、收費、包紮、指引等系列工作,同時要擠時間整理藥物、准備冰袋和消毒醫療器械等,在小小的診室,一天下來步數就過萬了。”

undefined

黎歡怡是其中一名護士,每進來一名學生,黎護士都不厭其煩重複:“同學怎麽啦?”接著進一步指引或處理,對于不及時看醫生的同學,黎護士會像責備小孩一般:“你怎麽才來?要及時來找醫生。”即使學生已踏出校醫室,黎護士還是不放心走到門口叮囑:“下午記得過來喔。”

undefined

柳醫生和曹護士兩人並肩搭檔了15年,是同事更像姐妹,兩人表示今年由于疫情,軍訓訓練強度降低,就診學生大大減少了,去年的軍訓時間,柳醫生試過一天接診約200名學生。甚至有一個晚上,柳醫生接診了70多名學生,曹護士抓了100多份藥,同時,曹醫生還要指引、換藥、收款等,帶來的飯也沒有時間吃。

undefined

汪貴全是衛生所所長,疫情以來,他瘦了10斤,工作繁雜瑣碎,每一件都不容馬虎,他說:“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就要負責。大家白天上班都累了,我住在校內,晚上九點後的應急工作就由我負責。”

截止至9月30日,曆時17天的軍訓,衛生所共接診學生3307人次,其中急診219人次,發熱學生105人,換藥853余人次;做好98名學生隔離觀察追蹤工作,除此外還有不計數的簡單無償性治療。在此期間,兩校區醫護人員攻堅克難,互幫互助,默契配合,始終秉持“一切爲了學生”的服務理念,全身心投身醫療保健服務工作中,爲新生軍訓保駕護航,映出了校園白衣天使堅韌與團結。

網站導航 | 網上投票 | 聯系我們 | ENGLISH |

   东莞理工学院 Copyright?2013 Dongg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. 粵ICP備05008829號